登录享有权益
积分兑换现金
下载视频源片
工具免费使用
邀请认证

你尚未认证为创作人或影视公司,认证即可享有:

IP与网络电影“螺旋上升”

2021-04-22 16:33发布

幕后 | 行业资讯



清明刚过,五一在即,院线电影在4月进入蛰伏期,除了重映片《指环王》之外,唯有一部《我的姐姐》以7亿票房成为黑马。


相比较,网络电影正在逐渐打破人们的固有认知,给观众诸多惊喜。


3月底上线的由南派三叔原著改编的《重启之蛇骨佛蜕》,在IP和明星作者的加持下,获得了2115万分账;4月1日上线的《兴安岭猎人传说》,到目前累计分账达到了3669万,播放超过了1.55亿;4月2日上线的战争历史类作品《浴血无名川》,一定程度拓展了网络电影的类型,同时也以不输于院线电影的制作,让网络电影的品质再上一个台阶。这几部作品以超2000万的分账,成为4月的热播网络剧。


尤其《兴安岭猎人传说》虽然是一部原创作品,但对于东北民俗故事、东北元素的呈现,也让观众看到了一个“东北灵异世界”产生的可能性。毕竟所有IP都始于原创,所有原创也能通过系列化、宇宙化等形式成为IP。


其实,网络电影兴起之初,就与 “IP”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蹭IP”成为普遍做法。如今随着网络电影的精品化发展,IP 赋能网络电影的玩法也发生了变化。


不变的是在整个网络电影的发展规程中,IP作为重要的内容来源起到的重要基石和阶梯作用,是当网络电影的整体水平提高,二者相互赋能螺旋上升的态势。


网络电影与IP的“依附共生”


任何新事物产生,几乎都要经历从寂寂无名到逐渐被熟知的过程中。


网络电影兴起之时,选择了在大众相对熟知的IP基础上,以蹭热门影视影视作品热度的方式发展。


就拿早期网络电影的代表作品《道士上山》为例,这部作品2015年在爱奇艺上线,其实际拍摄8天、成本28万、收益2400万。陈凯歌的《道士下山》甚至要晚于这个时间上映。后续还出现了《道士出山》《道姑下山》等作品。



有利可逐,以小博大。于是吸引了一众创作者复刻,出现一堆“蹭IP”的网络作品。


比如《美人鱼前传》《人鱼校花》《捉妖济》,以及据说版本多达20个的《潘金莲》,都是不同时段蹭院线大片IP的一种形式。


关于网络电影初期发展的特征,IP价值官曾在“经典IP改编,网络电影的“万能灵药”?|「把脉」网络电影”文章中有详细描述和分析。


这种小成本、低质量、蹭IP形式的网络电影生产,也让大众对网络电影产生了劣质、低俗、盗版等印象,遭受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批评。

但反过来也说明了,IP——拥有粉丝基础的内容、形象、符号,对于影视作品开发的重要性。


在IP基础上进行内容构建,可以降低成本,最大程度实现观众和粉丝的牵引,同时,符合网络传播特质的原创内容,通过系列化运作,实现价值的不断延续。


因此,随着网络电影精品化开发的推动,对于IP的开发和使用也一直在延续,只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IP赋能网络电影的“三大类型”

据IP价值官观察,目前IP在网络电影应用,主要包括公共IP、经典大IP的改编以及内容的系列化这三种运营方式。



《2020年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列出了2020年网络电影分账票房Top20,其中IP网络电影占13席,可见IP在网络电影中所占的比重。此外TOP5均为IP改编,足以说明在IP的加持下,更容易获得分账票房的良好成绩。


其中《奇门遁甲》《鬼吹灯之湘西秘藏》《倩女幽魂:人间情》《鬼吹灯之龙岭迷窟》《武动乾坤:涅槃神石》《鬼吹灯之龙岭神宫》等改编自一些经典大IP,或影剧联动,或经典翻拍,都在网络电影领域重新重新布局。


《海大鱼》《龙无母》《封神榜:妖灭》《辛弃疾1162》等则改编自中国传统神话、传说、历史等公共IP,都是根据《聊斋志异》改编的网络电影。


此外,《狄仁杰之飞头罗刹》是吾道南来“狄仁杰系列”作品中的一部;《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归属于“东北往事”系列,《霍家拳之铁臂娇娃》同样是“霍家拳”系列作品的延展。


01,公共IP“物美价廉”


中国的传统的经典故事和传说,成为文艺作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来源,事实证明,观众也买这些“公共IP” 的账。就拿动画电影来说,《大圣归来》《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改编自中国传统文化IP的作品陆续斩获票房佳绩。


网络电影同样对国内家喻户晓、国民耳熟能详的“公共IP”情有独钟。包括来自于神话传说、古典名著、英雄人物等的IP,一直都是网络电影改编的重要来源,如《西游记》、济公、黄飞鸿、狄仁杰、张三丰等。


尤其《西游记》这样的超级IP,被改编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西游”阵营先后出产过《魔游纪》、《大梦西游》、《斗战胜佛》等头部作品,其中,《斗战胜佛》还是网络电影发展史上第一次单月分账过2000万的作品。


就最近公布的2月网络电影备案来看,对公共IP的改编,多从人物出发,比如《张三丰之武林至尊》《地壮星孙二娘》《林冲之乱世英雄》《戚继光1558》。


在IP价值官看来,文艺作品创作和改编过程中,启用“公共IP”是一个明智之举,对于网络电影来说同样适用。这是因为“公共IP”有着巨大的优势:

其一;认可度高。神话传说、古典名著等公共IP,一般都具有深厚的历史和时间积淀,在人们心中已经种下了种子。因此,这些自带明星效应,自带粉丝的IP,更容易唤醒集体记忆和集体潜意识,具有无与伦比的商业价值。


尤其在国潮崛起的当下,涉及神话、历史人物形象等传统文化元素的作品,一定程度上成为票房、观影人数的保障。


其二;成本低。公共IP属于民族、地区、国家,乃至全世界人类的文化遗产,按照民间对于版权的界定属于“公版”。大多可以无偿使用,不需要支付版权费用。也更适合网络电影成本较小,制作和播放周期相对较短的特点。


但对于公共IP的依赖,如果用不好,也会造成同类题材过度消耗的问题,目前网络电影对于公共IP的开发就存在这种问题。并且,公共IP在大众的印象中已根深蒂固,要想创意开发,也很考验团队的制作能力。


02,正规军“经典大IP”入局


随着网络电影精品化和高投入成为趋势,越来越多的大IP,开始通过规范版权运作,进入到网络领域,而不再是“蹭IP”的形式。


2017年,深耕网络电影的公司奇树有鱼的公司联合爱奇艺发布了20余部超级网络电影IP片单,要将包括《四大名捕》系列、《盗墓笔记》系列、《法医秦明》、《轩辕剑6》等大IP改编为网络电影。而后在劣币驱逐效应下,越来越多的大IP进入网络电影市场。


就目前网络电影在对大IP的选择和开发梳理过程中,IP价值官认为可分为两大类;


其一,经典大IP渠道再拓展。其实很多大IP已经实现了影视剧的转化,随着网络电影渠道的成熟和可观的分账成绩,大IP也开始把目光投向了这一渠道。就拿盗墓系大IP《盗墓笔记》来说,南派三叔将《沙海》番外的改编授权给了奇树有鱼开发,因此观众在视频平台上可以观看与网络剧《沙海》不同的故事内容。


除了网络小说大IP之外,经典港片成为了网络电影的重要IP来源。尤其去年,经典港片改编作品《奇门遁甲》和《倩女幽魂:人间情》分别创造了5082.1万和4575.8万的分账票房成绩,让我们恍惚回到了那个熠熠生辉的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



针对这一现象,IP价值官曾采访过对香港电影颇有研究的魏君子,他表示,网络电影和香港电影发展的历史情境存在很多暗合,这是二者可以相互转化的基础。


比如网络电影终究是一个C端的市场,依靠平台的补贴是一个方面,但市场表现,更多仰赖用户的选择和喜爱。而香港电影在剧作创作方法上,也充分考虑了观众的感受,这种用户思维和网络电影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二,影剧IP联动布局。此外,越来愈多的影视剧IP,开始将网络电影作为联动的重要渠道,在推出网络剧之后,迅速推出相关网络电影,从而形成同一IP联动的效果。


《陈情令之生魂》《鬼吹灯》系列、《七剑下天山》系列、《独家记忆》系列、《北京女子图鉴》等都是影视剧IP衍生作品,其中不少作品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表现。


2月份,新丽传媒备案了网络电影《赘婿之赘梦奇缘》。同样由新丽传媒出品的网剧《赘婿》刚刚收官,火得一塌糊涂,所以网络电影自然备受期待。


同时,根据马伯庸小说《洛阳》改编的《风起洛阳之源起》也通过备案。而由黄轩、王一博、宋茜、宋轶等主演的40集网络剧《风起洛阳》已经于3月25日杀青。


随着大IP入局,并且以获得版权的正规途径进行开发,这无疑能够让蹭IP的现象有所缓解。此外,大IP带来新用户,网大机会也变多了。


03,“系列化”打造自有IP宇宙


越来越多的网络电影,在获得一定影响力之后,选择以系列化、持续性开发同一品牌,以此产生更多衍生价值,从而打造了属于自己的IP宇宙。这是网络电影IP化的另一种途径。


IP价值官认为,“系列化”是一种内容打造的思维,这对于原创作品和改编作品都适用,与单部影片相比,系列化网络电影爆发力更强、影响力更久,用户粘性更高。


比如《二龙湖浩哥》系列从2012年推出,至今已经8部;《大蛇》第一部获得了5000万票房记录,如今第三部正在筹备中;《陈翔六点半》系列网络电影至今已3部,票房都在千万以上,且最高口碑达到了豆瓣7.0分。



其中,2018年网络电影《大蛇》,以5000万票房打开了国产怪兽电影的广阔市场;此后公司推出《大蛇2》,票房成绩同样优秀,达到了千万级别,打破了网络电影保持了两年的首周末票房纪录,最终斩获优酷2019年度分账票房榜第二;4月18号,《大蛇3》在横店举办开机仪式。



在曾对“大蛇系列”导演林珍钊的采访中,他告诉我们,接下来还会陆续做不同类型的怪物电影,有的是自然生物类的,有的是偏向自然、科幻和灾难类的,这些题材都会有。

他们的目标是开发更多中国文化中的“怪兽”系列,打造中国人的“怪兽宇宙”。


由此可知,和漫威宇宙一样,内容可以实现内容上不断的拓展和勾连,网络电影也已经开始有意识这么做了。


不过,对于续集作品来说,不是片名加个“之”就叫系列化。这一切都需要以影片品质为保证,以整体的IP规划为前提,否则所谓系列化、IP化都可能消耗并损坏原始IP,之前的努力也可能功亏一篑。


这方面,还有待于网络电影继续探索。


IP要与“制作”配,才能双向赋能

IP,是经过粉丝经验的好内容。


IP背后的粉丝价值、高影响力是制作公司愿意付出高昂的版权费用和价值去开发的驱动力之一。


但是要让IP在网络电影重绽光芒,也需要一定的投入和用心的制作。毕竟高流量的确让这些作品短期内获得了高关注度,但IP粉丝接受的还是逻辑自恰,能够引起情感共鸣的内容。


一方面资金的投入,为版权和IP开发提供保障。


2016年,“精品化”概念驱动着网络电影进行自我革新。2019年,投资成本达到300万以上的影片数量达到48%,不足100万的影片数量已经从2017年的49%压缩至12%。


巨额投入,让过去网络电影从小成本和蹭IP,顺利转型为大制作、买IP的规范化发展。


据奇树有鱼方面透露,《四大名捕》系列、《盗墓笔记系列网大之吴山居事件账》、《法医秦明》三大系列之后的总制作成本预计在1.2亿元左右。


我们了解到,《倩女幽魂:人间情》投资近4000万,购买了原版版权,请来了87版《倩女幽魂》的编剧,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这部作品的品质和味道。


另一方面,网络电影独有的故事方法论的探索。


网络电影针对C短受众,其作品独有的发行和盈利模式,也会反过来影响内容的开发。


因此,IP价值官认为,网络电影需要根据受众找到属于自己的故事方法论。


比如题材类型的选择上,除了玄幻、怪兽等热门题材之外,能否拓展出其他更多符合C端受众的作品;对于网络电影来说,深耕垂直题材还是追求破圈,更有价值?网络电影就如网剧一样,最终都需要探索出符合这一内容形态的方法论。


结 语


一部作品不会仅仅因为单一元素获得一致的口碑盛赞,因为优秀作品靠的是方方面面积累而成。


IP加持绝非无后顾无忧,内容逻辑恰当、故事情感传递、人设角色打磨都要顾及,入局网大不会让IP水土不服,只有对IP理解的不同,才能让IP的呈现的结果不同。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文/ 左小柚来源/导演帮(ID:daoyanbangwx)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MbpdhsGtPTiHRDwrRgVp9A

内容由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附以原文链接

https://www.6pian.cn/news/9416.html

表情

添加图片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分享编剧、导演干货、行业热点。
推荐文章 更多+
拍片计算器-拍片估价

关注我们

牛片网微信公众号
牛片网官方QQ群

关注牛片网,扫一扫二维码

加入牛片网官方群,了解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