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享有权益
积分兑换现金
下载视频源片
工具免费使用
邀请认证

你尚未认证为创作人或影视公司,认证即可享有:

制作“平壤怪兽” | 金正日的导演梦

2021-04-20 09:19发布

幕后 | 行业资讯



她时而清醒、时而混沌。她记得,感觉被人抱着走上跳板,有人给她注射,然后一无所知。最后醒来,发现自己在一艘货船的船长室内。巨大的画像上,金日成笑眯眯地盯着她。

——《金正日出品》

(A Kim Jong-il Production)





1978年1月22日,崔银姬从昏迷中醒来,前一天还在香港浅水湾的她想不明白,怎么一睁眼自己就来到了一艘货船上,而此时,面前巨大的金日成画像提醒她,这场针对自己的行动并不简单


崔银姬堪称当时南韩最火的女明星,但从前一年开始,崔银姬的职业生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充满危机感的她开始寻求新的出路。此时,一位自称香港商人的投资商向崔银姬抛来了橄榄枝,他提议办一家电影公司,扭转崔银姬岌岌可危的事业。急于转型的崔银姬放松了警惕,就这样踏入了金正日铺好的陷阱。


崔银姬


回过神的崔银姬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除此之外,她一无所知。6天后,崔银姬所在的那艘船驶进了朝鲜南浦港。船员把她带到另一艘白色小摩托艇上,并前往一个离主要港口有大约20分钟车程的小码头。


在那里,崔银姬见到了一个三十几岁的矮个子男人,他穿着深色毛领制服,外面套着一件厚厚的羊毛大衣,一辆闪亮的奔驰车就停在他的身后


走近之后,崔银姬发现还有一位拿着相机的摄影师就站在这位矮个子男人的身旁。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个衣着光鲜的男人便伸出手缓缓说道:“欢迎到来,崔女士”。“你旅途一定累坏了。我是金正日。”


金正日


当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是金正日的时候,崔银姬陷入了恐惧,她以为自己命不久矣,还在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得罪了这位当朝太子。但出乎意料的是,金正日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举动,反而将她安顿在一栋名为1号楼的豪华别墅,金正日每天都给她送鲜花,并请一名医生检查她的健康状况。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金正日带她去看电影、歌剧、音乐剧,并带她出席各种宴会。这期间,金正日耐心询问她对电影的看法,崔银姬发现自己的观点竟然很受金正日的尊重


年轻时的崔银姬和申相玉


与此同时,在南韩,崔银姬的前夫申相玉也面临着危机。申相玉是1950-1960年代韩国著名的电影导演,高产的他平均每年指导电影两套以上,还成立了制片公司。然而进入70年代后,由于当时的总统朴正熙在韩国推行严厉的艺术审查制度,申相玉的制片公司被强制关闭。


虽然申相玉与崔银姬已经在两年前离婚,但两人的关系仍然很亲密,他曾经提醒前妻,邀她前往香港这件事有些古怪。在得知前妻失踪的消息后,申相玉决定寻找她的下落。


在香港待了几天之后,申相玉也被带到了平壤。不过与他的前妻相比,申相玉这个“客人”比较难对付。由于多次尝试逃脱,申相玉被判处4年徒刑,但只要他承诺不再试图逃跑,就能马上获得释放


1983年3月6日,金正日安排了一场聚会。崔银姬早已经习惯出席金正日安排的各种宴会,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这场聚会是特地为她和前夫的重聚准备的。


就在10天前,申相玉刚刚从监狱中被释放,朝鲜当局给他安排了高级的住宿和饮食,为的是让他快速恢复健康,并且能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大众媒体面前。


当申相玉走进宴会厅时,人声鼎沸、掌声雷动,但他一眼就看到了崔银姬。但崔银姬却没有认出自己的前夫,申相玉的脸上还有被折磨过的痕迹,衣服也不太合身。崔银姬以为这剧烈的掌声只是为了欢迎金正日的到来,毕竟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一个事实:金正日出现的地方,人们都会起身鼓掌


这时,突然有人问她:你为什么看起来没那么开心?快看看谁来了。崔银姬这才认出自己的前夫。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对南韩的前夫妻档就被金正日拉到了一起,在媒体面前拍下了这张特别的合照(下图)。照片中的崔银姬(左)笑得十分灿烂,掩盖住了深藏内心多年的恐惧与不安。申相玉(右)虽然勉强露出了微笑,但也难掩疲惫的神情。中间的金正日亲密地挽着二人,仿佛粉丝见到了自己多年的偶像,略显羞涩。



时隔5年,崔银姬和申相玉终于再次相见,而金正日这位“超级粉丝”的电影梦,也终于提上了日程。





如果我没有成为一名政治家,我肯定是个出色的电影导演,或者至少是个电影评论家

——金正日


1964年,刚毕业的金正日进入朝鲜党中央工作。一直以来,金正日都对电影表现出近乎疯狂的热爱。父亲金日成在一次对朝鲜电影制片厂的视察中指出要大量摄制革命影片,而这项工作自然而然地落到了金正日的肩上。


青年时期的金正日


4年后,金正日26岁,他以自己的出生地“白头山”为名组建了一个创作团体,并着手将父亲金日成在抗日期间创作的《血海》搬上荧幕。在拍摄期间,他经常到片场亲自导演,与演员谈论表演技巧、形象设计与摄影画面。这些建议都是具体而微的,绝非门外汉的乱点江山。


《血海》宣传画


在金正日的带领下,朝鲜电影在20世纪60-70年代达到了顶峰,这期间就有中国人最为熟知的《卖花姑娘》。这部片子由金日成执笔,金正日导演,据说,金正日至少亲自指导150余次,由此可见他对于电影拍摄的热情。


《卖花姑娘》中国地区宣传海报


1973年,金正日创作并出版了《电影艺术论》,这是一本电影理论的研究书籍,也成为了所有朝鲜电影导演的工作圣经。


但从70年代末期开始,朝鲜电影的发展进入了沉寂期,金正日对“白头山创作团”一模一样的表达方式和陈词滥调的故事情节感到不满。同时,由于金正日本人沉迷于好莱坞电影(比如007系列电影),他急于将朝鲜电影工业搬上国际舞台。


就在金正日一筹莫展之际,他听说了申相玉夫妇工作室被关的消息。金正日认为这是“引进人才”、提高朝鲜电影水平的大好时机。于是,金正日模仿起了自己最爱的邦德片,决定将这对导演和演员的黄金夫妻档绑架过来,为岌岌可危的朝鲜电影注入新生。





从此,申相玉和崔银姬开始为朝鲜拍摄电影,在2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拍摄了7部影片。而金正日也对两人秉持着近乎放纵的宽容态度,申相玉每年可以得到300万美元自由支配的资金,而且拍片的限制很少,朝鲜第一个银幕吻戏,就来自申相玉的作品。


虽然内心充满了惶恐与不安,但申相玉还是拍摄出了许多不错的作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部阵容浩大的“社会主义哥斯拉”电影——《平壤怪兽》(Pulgasari)。这部影片启用了日本演职人员,在整个东北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电影《平壤怪兽》剧照


《平壤怪兽》堪称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一部“怪兽”大片,当时被译为《不可杀》和《食铁怪兽》。影片描写14世纪的朝鲜,有个铁匠被暴君抓进牢里,他在临死前用女儿探望他的饭菜做了个玩偶。女儿得到玩偶后偶然把自己的血滴在了上面,玩偶变成了吃铁为生的巨兽,铁匠的儿女知道,这就是父亲常说的“不可杀”。


在铁匠女儿的喂养下,小怪兽最终长成了一只巨大的怪兽,后来农民起义爆发,这只怪兽冲入敌阵,吃掉了官兵的兵器,捣毁了城墙。最终,在怪兽的领导下,农民们打垮了暴君。


然而,怪兽打垮暴君后变成了新的暴君,吃掉了不少农具,威胁到了大家的生存。铁匠的女儿只好以身饲兽,这才终结了新的暴政。其实,剧情用一句话总结就是:“社会主义怪兽领导农民起义,推翻了暴政”。


电影《平壤怪兽》剧照


该片的特效制作和摄影来自日本的东宝,他们曾负责《哥斯拉》系列电影的幕后制作,而扮演怪兽“不可杀”的演员也曾是“哥斯拉”的扮演者——日本演员萨摩剑八郎。


这部影片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国际大制作,金正日还曾对剧组许下了“制作预算无上限”的承诺,每日三餐都是山珍海味,对工作人员们也是超高规格的待遇。


在CG技术并不发达的1980年代,金正日还直接动用大量的百姓和军队担任临时演员,电影中政府军队与反对势力千人厮杀的战争场面全都是真人拍摄,耗资巨大。


1985年,《平壤怪兽》上映,金正日对此十分兴奋,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凭借此片,在国际影坛上一展拳脚


《平壤怪兽》日本上映海报





申相玉深知金正日想要踏入国际影坛的决心,他用了8个月的时间说服金正日,最终正式批准了他在维也纳设立一个全职办公室的计划,该办公室将制作朝鲜电影,并将其出口到世界各地,而崔银姬也将同行。


申相玉(左)、金正日(中)、崔银姬(右)三人合照


金正日告诉申相玉,他第一阶段的任务是找到一位奥地利联合制片人,并为申氏电影维也纳公司的第一部电影《成吉思汗》筹集资金。


与此同时,申相玉夫妇的心思却早已不在电影拍摄上,对于前往维也纳的行程,夫妻二人十分兴奋,因为这是他们等待了8年的机会,一个逃出金正日魔爪的机会


1986年1月29日上午9点10分整,申相玉和崔银姬离开了他们在平壤的别墅。他们只带了出国六个星期所需要的东西,看上去很快就会再回来。他们将踏上前往柏林电影节的旅程,然后从那里直接前往维也纳,建立申氏电影欧洲分部。


3月12日,他们从布达佩斯前往维也纳。他们不得不开车去,虽然效率很低,但对申相玉和崔银姬来说却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因为他们的看守人没有去奥地利的签证,而只有从匈牙利通过陆路边境才能逃过签证检查。为了不在道路检查时引起注意,14人组成的小组被拆分开,最终只有3名朝鲜保镖陪同他们越过边境。


在维也纳,申相玉找到机会联系到了一位日本朋友,并透露了自己被绑架的消息。在一个在平常不过的中午,他们在一个日本朋友的帮助下乘上了一辆出租车,甩掉了跟踪的朝鲜特工,投奔美国驻维也纳使馆寻求政治庇护,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朝鲜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申相玉仍然心有余悸。在一年后他回忆道:“当时她(崔银姬)的脸白得像一张纸。我的心跳得像马达一样快。美国大使馆离这里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感觉就像五个小时。


1989年申相玉和崔银姬逃脱朝鲜之后


当踏进美国使馆时,崔银姬受到了来自美国大使的欢迎,她拿起那束鲜艳的玫瑰花,心中百感交集。历经8年,申相玉和崔银姬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他们终于能回到家乡,与自己的亲人团聚。


申相玉夫妇叛逃的信息很快传到了朝鲜,金正日因背叛感到震怒,也为失去电影人才感到焦虑。申相玉和崔银姬的离开标志着金正日电影大亨生涯的结束。虽然朝鲜的电影工业又过了20年才崩溃,但1986年3月的那一天是它崩溃的开始。


崔银姬、申相玉与金正日的故事

被拍成纪录片《情侣与领袖》


原本自信满满的金正日感到万分羞辱,也再也不想看到申相玉的任何作品。申的作品从此被后者束之高阁,直到1998年朝鲜进一步开放才重见天日。


2000年,《平壤怪兽》在韩国首尔上映,成为了朝鲜首部在首尔影院里上映的朝鲜电影。这只来自平壤的怪兽也乘着这股开放之风,终于回到了它的缔造者——申相玉的故乡。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文/ 响指来源/后浪电影ID:pmovie_sheyingshi)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SEHwX-MEEZtMD5v5QQmuPw

内容由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附以原文链接

https://xg.6pian.cn/news/9387.html

表情

添加图片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分享编剧、导演干货、行业热点。
推荐文章 更多+
拍片计算器-拍片估价

关注我们

牛片网微信公众号
牛片网官方QQ群

关注牛片网,扫一扫二维码

加入牛片网官方群,了解行业动态!